独家专访WTO前总干事拉米:美欧补贴战或愈演愈烈
股票实盘配资公司有哪些
2024-06-20 19:20:43
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郑青亭北京报道

  随着2023年进入尾声,世界经济仍在遭受逆风,未来形势依然复杂。当经济全球化面临严重挑战之际,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能否有所突破,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第13届WTO部长级会议将于2024年2月召开,届时将重点讨论振兴多边机构的议题。但2024年也是美国总统大选年,这很可能令华盛顿继续阻碍WTO改革在争端解决机制等关键议题上取得进展。

  近日,巴黎和平论坛副主席、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在全球化智库(CCG)北京总部发表演讲时表示,争端解决方案需要约束力,没有约束力的谈判将是一纸空文,而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要让美国接受它此前没有接受的事情。

  当天,他在活动间隙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进一步解释道,“由于美国单方面行为,WTO上诉机构已瘫痪多年,这是WTO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这严重影响了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转。”

  他指出,关于上诉机构,唯一的主要问题是美国是否接受它是对所有WTO成员都具有约束力的解决方案,也就是美国是否还承认自己签署的《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 1994)并继续承担相关责任。

  “要么美国接受这一点,与其他成员就上诉机构谈判达成解决方案;要么美国不接受这一点,其他成员可以在美国之外建立一个争端解决机制。我们需要有法律约束力的机构以保证决议被严肃对待,WTO的可信度来源于此。”拉米强调。

  谈及经济全球化遭遇的“逆流”,他认为,世界仍然朝着全球化的方向前进,即价值链更加国际化,但同时,也在面临更加碎片化的挑战。“所以,我们进入了一个‘泛安全化的’、更加分裂的全球化。”

  在新冠大流行之后,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贸易紧张气氛不减反增。2023年1月1日,饱受争议的美国《通胀削减法案》(IRA)正式生效,其中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引发欧盟严重关切,担心欧洲企业和资金“出走”美国投资设厂,使得面临衰退的欧洲经济雪上加霜。

  对于生效近一年的IRA,拉米称,它已经对欧洲经济造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他指出,美欧对于推动绿色经济发展采取了截然不同的道路,欧盟用碳定价机制来激励企业发展技术、减少碳排放,而美国则通过大量补贴的激励政策吸引企业将产业转移到美国,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违背WTO规则的。

  但对美国的做法,拉米表示,欧盟也不得不考虑进一步对美国采取贸易和补贴反制措施,美欧之间的补贴大战将进一步加剧。“我认为,双方之间的补贴大战将会不断升级。这对贫穷国家来说是可怕的,因为它们无法参与其中。”

  拉米从2005年到2013年连任两届WTO总干事。此前,他曾任欧盟贸易专员(1999年至2004年)、法国里昂信贷银行总干事(1994年至1999年)、欧洲委员会前主席雅克·德洛尔的幕僚长和G7高级筹备官(1985年至1994年)、法国总理办公室副主任(1983年至1985年)以及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副主任(1981年至1983年)。

  世界进入更加碎片化的全球化

  《21世纪》:当前,有很多关于我们是否处于第二次冷战边缘以及这对全球经济意味着什么的讨论。请分享一下你的看法。

  拉米:当前的情形确实与此前的冷战有相似之处,但也存在差异。在20世纪60年代,美苏严重对立,而现在,也有大国认为对方在针对自己。这是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竞争的主要相似之处。但另一方面,当时,西方能够赢得冷战是因为苏联无法在经济上维持这种竞争。而如今,主要大国的经济特点却截然不同,它们都在经济实力上足够强大,而且都在技术发展上非常先进。因此,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竞争比前一个时代更加平衡。问题是,只要都认为对方是危险,世界和平就面临风险。

  《21世纪》:你之前在采访中曾经对我说,全球化将会放缓并发生变化,但不会倒退。对此,你能展开说明一下吗?

  拉米:长期以来,全球化一直由技术、意识形态和和平这三个主要引擎驱动。过去,这三个驱动力是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力——技术发展拉低了距离成本,意识形态有利于开放贸易的发展,而和平的环境也促进了经贸交流。

  但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新阶段,全球化的引擎正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力——技术发展仍在不断推动国际交流,让世界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商品贸易、服务贸易正在并将继续增长。但在意识形态方面,由于国家安全、经济安全、环境安全、社会安全等多种原因,各方对于推动开放贸易的共识却比10年、20年前要少。而就和平而言,我们现在有俄乌冲突和哈马斯-以色列战争。因此,我认为,我们仍然朝着全球化的方向前进,即价值链更加国际化,但同时,也在面临更加碎片化的挑战,所以,我们进入了一个“泛安全化的”、更加分裂的全球化。

  《21世纪》:目前,全球正在发生两场战争,一场在加沙,另一场在乌克兰。它们对全球经济关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拉米:无论是乌克兰危机,还是哈以冲突,它们都造成了情感上的分裂。这种情感分歧正在使得不同国家在地缘政治上纷纷“站队”,这使管理全球贸易往来所需的许多协议变得更加困难。这种情感分裂正在主导着国际体系,将限制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到目前为止,这一点还没有真正体现出来。但是我们看到了实实在在的风险,那就是,这些战争可能会加剧秉持不同立场的国家之间的紧张。针对这些风险,我们必须推动国际治理体系进行相应的改革。

  各国面临的国家安全风险上升

  《21世纪》:近年来,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正在深刻影响很多国家的经济政策,比如,美国呼吁“友岸外包”,欧盟呼吁“去风险”。你对此怎么看?WTO设定的安全例外条款是该组织的一个漏洞吗?

  拉米:首先,欧盟和美国并不是唯一将国家安全纳入其经济政策的经济体。多年以来,中国也在自己的政策上做了很多去风险化的工作。所以,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行为。如今,我们都处于和平比以前更容易受威胁的境地,因此,各国在政策制定中就会更加重视安全问题。从经济的角度看,风险的价格在增加,你可以看到石油价格和中国最低工资都在攀升。这会产生很多后果。

  就贸易障碍而言,WTO有一个“国家安全例外”条款,但这个例外并不是可以任意援引的工具。WTO争端解决机制曾经做出过裁决,结果就是不能以国家安全为由肆意妄为。对于这个条款,一方面,主权国家需要保护自己的领土安全,因此可以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对WTO基本原则进行例外处理;但另一方面,各国都不能借这项条款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比如,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称欧盟的钢铝出口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这就完全没有道理。很遗憾的是,欧盟没有在WTO对美国提起诉讼,这让我感到很遗憾。

  回到你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这取决于具体的情况,要使用这一条款的国家需要有充分的理由,而且要认识到这么做将承受相应的风险。

  《21世纪》:如果说在特朗普时期“国家安全例外”条款被滥用,那么WTO是否应该针对这一漏洞做出改进?

  拉米: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领域,因为你总是必须考虑双方的论点。一个国家有权决定自己的国家安全,但不能通过过度解读去做与国家安全无关的事情。并不是说,只要挥舞着国家安全的大旗,就一定是对的。WTO有规则,也有例外条款,但要使用这些例外条款就必须要有充分理由。

  美欧补贴大战恐将愈演愈烈

  《21世纪》:即便是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也仍在持续。今年1月,美国《通胀削减法案》(IRA)正式生效,该法案自推出之际就引发欧盟的严重关切。对于美国采取的大量产业补贴政策,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今年6月时说,“这就像宣战。”你怎么看当前的欧美补贴战?

  拉米:众所周知,美国在IRA中的部分补贴政策违反了WTO义务。除了大规模补贴之外,IRA还要求本地化生产,这完全违反了WTO的规定。但欧盟再次选择不对美国提起诉讼,我个人认为这是错误的。

  《21世纪》:IRA生效一年以来,对欧盟经济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拉米:非常负面。我们正在向欧盟政府施压,将碳定价作为政策的主要杠杆。也就是说,我们在生产系统中实施碳定价,通过价格的手段来推动绿色经济转型。而美国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那就是激励政策。正如有些人所说,我们用“盐政”,他们用“糖政”。

  美国这样做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他们不想实施碳定价,因为认为这在政治上太困难了;其次,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印美元,然后到处撒钱,完全不担心巨额财政赤字,美国民众也乐于持有大量的美元。但这打破了公平的竞争,美国的目的是将其他地方的关键产业链转移到美国。这不仅仅是产业链回流,回流是指吸引那些走出去的企业回到美国,而美国是在用不公平的手段吸引大量新的投资,这从WTO的角度看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正在损害欧盟的生产体系——部分欧盟公司正在考虑前往美国。

  因此,欧盟必须对美国做出回击,除了通过碳定价来推动气候政策的落地,我们也要对相关产业进行大量补贴。这是一场非常不公平的竞争。我认为,双方之间的补贴大战将会不断升级。这对贫穷国家来说是可怕的,因为它们无法参与其中。

  “贸易”这个词在华盛顿有毒

  《21世纪》:让我们再回到WTO改革的话题上来。作为曾经的掌门人,你认为,WTO在重重危机之下已经失去意义了吗?对明年将在阿布扎比举行的第十三届部长级会议(MC13)有何期待?

  拉米:我们需要一个可以以公平协商的方式解决贸易障碍的多边贸易系统。这是全球市场资本主义需要的。对于下一届部长会议,我希望各方能在可行的情况下先向前迈几小步,如已经摆在台面上的贸易数字化方案,我认为它应该被重点讨论。也有人认为,应该推动更多的谈判加入更多的议题。我的观点是,各方应该先把台面上的东西收入囊中,然后再继续讨论其余的议题。

  《21世纪》:你怎么看上诉机构被恢复的机会?

  拉米:由于美国单方面行为,WTO上诉机构已瘫痪多年,这是WTO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这严重影响了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转。关于上诉机构,唯一的主要问题是美国是否接受它是对所有WTO成员都具有约束力的解决方案,也就是美国是否还承认自己签署的《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 1994)并继续承担相关责任。要么美国接受这一点,与其他成员就上诉机构谈判达成解决方案;要么美国不接受这一点,其他成员可以在美国之外建立一个争端解决机制。我们需要有法律约束力的机构以保证决议被严肃对待,WTO的可信度来源于此。

  《21世纪》:鉴于明年美国将进行大选,华盛顿对于重振开放贸易秩序是否有足够的诚意?

  拉米:我不知道华盛顿当前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的是,“贸易”在那里是一个有毒的词汇。

  中国需要刺激国内消费

  《21世纪》:近几十年来,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急剧上升。你如何看中国经济的中期增长前景?对于中国深化改革有什么建议吗?

  拉米:要拉动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刺激更多国内消费,摆脱经济由房地产拉动的模式。因此,中国房地产行业的调整势在必行。当前,中国人均住房面积超过40平方米,比法国要高,考虑到中国如此庞大的人口,这是非常奇怪的。与此同时,中国的人均储蓄率非常高。与中国相反的是,美国的储蓄率过低。这是美国出现对华巨额贸易逆差的原因之一。当前,中国需要为公民建立更加安全的社会保障网络,让大家可以减少储蓄,增加消费。此外,很多省份过去通过工业补贴政策刺激经济,这也是需要做出改变的。

  《21世纪》:美国的“产业回流”和“友岸回流”战略会对中国产生真正影响吗?

  拉米:这不会是一个大问题。它只会加剧全球产能过剩,并让中国化解工业过剩产能变得更加必要。

相关内容

独家专访WTO前总干事拉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郑青亭北京报道   随着2023年进入尾声...
2024-06-20 19:20:43

热门资讯

汇丰银行上调今明两年金价预测   汇丰银行将2024年和2025年的黄金价格预测上调至每盎司1947美元(原预测为每盎司1850美...
工信部公布《减免车辆购置税的新...   12月26日,工信部网站公布《减免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第一批),两款小米SU7在列...
普京:美国技术限制无法实现   近日,俄罗斯外贸银行 (VTB Bank) 在莫斯科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第14届“俄罗斯在召唤!”投...
航旅周报丨2023年中国民航亏... NO.1 2023年中国民航亏288亿元  根据最新召开的中国民航工作会议,2023年全民航大幅减亏...
华泰证券:双十一快递件量低基数... 华泰证券发布研究报告称,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3年11月1日-11日,全国快递业共揽收快递52.64亿...
开学季加剧压力 南非交通事故频... 南非道路安全:了解风险,保护生命元描述: 探索南非道路安全的现状,了解导致其成为全球最危险...
内蒙古陕坝农商银行被罚1403...   昨日,中国人民银行巴彦淖尔市分行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内蒙古陕坝农村商业银行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
美国50ETF(513850)...   证券时报e公司讯,美国50ETF(513850)复牌后跌近5%,溢价率仍超35%。此前易方达发布...
信心2024|万和卢宇聪:促进...   “我国智能家居行业仍处于起步成长阶段,还存在较大的待挖掘空间。”近日,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打破涉农信贷“信息藩篱” 工商...   乡村是充满希望的田野,也是金融发展的沃土。   今年以来,工商银行洛阳分行深入落实上级决策部署,...